北美观察丨美国枪支暴力泛滥 政府为何只能一声叹息?

2021-06-04 15:23 来源:央视网 31
枪支暴力泛滥,已经是美国的老生常谈。根据美国疾控中心的数据,2019年美国死于枪口下的人数就有近4万人,其中死于谋杀的占总死亡数的三分之一,死于自杀的占近三分之二。

      枪支暴力泛滥,已经是美国的老生常谈。根据美国疾控中心的数据,2019年美国死于枪口下的人数就有近4万人,其中死于谋杀的占总死亡数的三分之一,死于自杀的占近三分之二。另外,枪械泛滥每年还会导致美国约有115000人伤残。相比之下,从美国军队2001年进入阿富汗开始算起,美军在当地的死亡人数是2312人。

  而根据美国广播公司(ABC)的报道,美国每年因枪支伤害造成的经济损失,达3000亿美元左右,2020年美国的GDP是近21万亿美元,也就是说,每年枪支造成的经济损失,已经相当于美国GDP的1.3%至1.5%。把这个比例放进美国庞大的经济总量里,绝对值还是非常惊人的:相当于美国人每年因开枪,摧毁掉了一个芬兰的经济(2020年芬兰的GDP为3000亿美元)。

  可以说,美国枪支暴力程度之剧烈,在发达国家中是绝无仅有的。控枪问题因此也成了美国会辩论中的车轱辘话。但是,别看议员们面红耳赤吵得凶,经常一发生大规模枪击事件,就要开始这种无休止的辩论,但过去50年来,并未产生真正对控枪和解决枪支泛滥问题有实质性的决策。

  那么,是什么原因造成美国控枪如此困难呢?

  美国人持枪权力的理由有点绕

  首先要明确一个概念,那就是很多拥枪组织所强调的,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中关于人民自由持枪的论据,今天看起来,更像是一段荒诞不经的历史“神话”。

  1791年,美国国会通过了第二修正案,称“纪律良好的民兵队伍,对于一个自由国家的安全实属必要;人民持有和携带武器的权利,不得予以侵犯”。颁布该修正案的理由是,公民持枪有助于防止联邦政府权力扩大,阻止政府对人民施加暴政。

  诚然,北美殖民地闹独立的时候,确实有很多持枪民兵加入了反英“暴政”的斗争,但这些一无军事组织,二无后勤保障的民兵,根本无法长期抵挡英国正规军的进攻。甚至很多民兵是抱着放几枪试试,不行就溜回家继续种田的心态加入独立战争的。

  美国独立战争能够取得胜利,多亏了法国海军破天荒地击败了18世纪一向所向披靡的英国皇家海军,导致盘踞在约克镇的英军主力断援,总司令康沃利斯才被迫向法军和华盛顿领导的大陆军投降。强大的“持枪民兵”是美国的“开国神话”,真正将英国人掀翻的还是正规的海、陆军。

image.png

  △切萨皮克湾海战,法国舰队成功阻止了英国皇家海军驰援驻守在约克镇的英军主力,从而控制了战区的制海权,致使英军弹尽粮绝宣布投降,进而结束了美国独立战争。(图片来源:美国海军)

  而且,持枪的个人永远无法同国家机器抗衡,美国联邦政府也并不吝惜用远超民众枪械火力的军力进行武装镇压。美国南北战争时期,纽约爆发过大规模的反征兵暴动,美国政府调来了大炮作为回应,有些说法甚至认为停泊在纽约的军舰也参与了对暴动参与者的镇压。与当时暴动者们普遍使用的左轮手枪不同,军队的重武器民间根本没有地方获得,即便持有也没钱维护。

image.png

△1863年,纽约征兵暴动,军队用火炮镇压暴动的参与者。(图片来源:纽约时报)

  到了21世纪,随着军用科技日新月异地进步,军队和民众持有枪械的火力差距就更大了。不仅如此,从小布什时代开始,美军还将过剩的军用器械通过所谓的“1033项目”转交给各地警察,并且由美军特种部队培训警员,这使得美国的警察成为名副其实的准军事化组织。在这样的大环境下,美国民众也知道搞大规模武装暴动没有任何好下场,所以当年轰轰烈烈的“占领华尔街”运动,纽约警方一出手,人群就化作鸟兽散了。

  而今年“占领国会山”的闹剧后,也没有见到什么人扛着枪站出来,反对美国政府全国范围的大追捕。

image.png

△美国地方警察的装备和训练已经军事化,普通的持枪民众远不是他们的对手。(图片来源: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

  民众持枪最大受益者是南方奴隶主

  实际上,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之所以能够在当年获得通过,恐怕也不是国会议员们真心认为民众持枪有利于反抗政府“暴政”。

  那时,反抗马萨诸塞州当局横征暴敛的谢斯起义(1786-1787)才刚过去没多久,认为人民不可信赖的论调,还在当时美国的政治精英们中盛行一时。其实,允许民众持枪,最大的受益者是南方的奴隶主。

  美国刚建国的时候,对枪支依赖最显著的民间产业是奴隶种植业。为了防止奴隶暴动和逃亡,南方各州都出现了非官方的“奴隶巡捕”制度,这也是美国警察制度的起源之一。按照奴隶主们的逻辑,这些奴隶巡捕也是宪法第二修正案中提及的“纪律良好的民兵”。奴隶制的存在也解释了为什么修正案中要强调“纪律良好的民兵”对国家的安全至关重要,因为当时只有白人才能加入民兵队伍。强调“民兵”持有,而非个人持有枪支,就能将黑人排除出枪支持有者的队伍,实现白人对黑人在武力上的绝对优势。当时,法国殖民地海地的奴隶大起义正在如火如荼地展开,黑人奴隶屠杀了大批白人奴隶主,这严重刺激了美国的奴隶主。

  可以说,强调白人民兵的枪支持有权,是这些人必然的利益主张。

  控枪与法律的悖论

  至此,我们可以看到,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与时代的发展脱节,当年立法时的依据,在今天看来是有悖人类的基本道德准则,这条修正案也是今日美国控枪无力最根本的法律原因。

  但是作为基础大法,美国宪法已经几乎无法被再度修改。现行的法律规定,修改宪法需要国会参众两院,各自有至少三分之二的议员赞成,但在金元政治和游说风气盛行的国会,以美国全国步枪协会为代表,体现大大小小各种军火商利益的游说组织,早就将关键的议员们牢牢抓在自己手里。别说修改宪法,任何企图在州和联邦层面上收紧枪械控制的行为,都会遭到步枪协会的强力且有效的阻止。

image.png

△美国全国步枪协会(NRA)是美国最重要的政治游说团体之一。(图片来源:NRA官网)

  不仅仅是国会,司法机构在美国枪支泛滥问题上也扮演了非常不光彩的角色。

  相对于长管枪械,手枪的隐秘性更好,有利于枪手出其不意搞大规模的枪击事件,而且也非常适合自杀。因此美国首都华盛顿市政府一度企图全面禁止手枪的持有。但2008年,美国联邦最高法院裁决华盛顿市政府的行为违宪,同时还重新诠释第二修正案,确认枪支的持有权不限于民兵,而是包括所有个人。由于联邦最高法院的裁决是终审,这就意味着很多州的控枪努力都付之东流。

  控枪与禁枪的游戏

  当然,联邦最高法院的大法官们也不忘在判决中表现出自己的“中立性”,声称枪支和拥枪权依然需要有人来管理。话说得很好听,但如何“管理”枪支,却是一团困扰美国政客们的乱麻。

  由于美国的联邦制特性,制定枪械具体管理政策的责任,由联邦政府和地方政府分摊。联邦政府负责发放枪支销售牌照,并对枪支购买者进行背景调查,确认其没有犯罪前科方可合法持有枪支。地方政府则负责制定在公共场合携带枪支的具体条款。看起来各级政府有明确的分工,但是实际操作起来漏洞重重。

  首先,不是所有人销售枪支时需要联邦政府的牌照,如果是在自己家里、网上、或是枪展会上,不以长期盈利经营为目的销售枪械,就不需要联邦政府的销售牌照。由于拥有销售牌照的企业和个人有责任将购枪者的身份告知联邦政府,以便其进行背景调查,这意味着那些不持有牌照的卖方销售枪支时,联邦政府无法调查买方的身份。哈佛大学2017年做的研究显示,美国的枪支交易中,有1/5是没有经过背景调查的。

  第二,由于拥枪已然成为“天赋人权”,目前只有少数州要求居民需要申请购枪执照。因此,政府大部分时候都是在枪支交易发生时被动地筛选合法持有者,除了那些需要有购枪执照的州,地方政府无法主动筛选枪支持有者,或对枪支持有人进行行为规范方面的培训。

  第三,即便像现在很多控枪团体支持的那样,在全国范围内实行全面背景调查制度,堵上枪展或网购枪支时无法调查身份的漏洞,或者实行全国性的购枪执照制度,也无法解决一个核心的问题,即由于美国枪械泛滥已久,大量犯罪分子都是通过黑市非法购入枪支,而非经由正规渠道。这就意味着无论政府制定再多的控枪政策,只要美国无法实行严格的全国禁枪,想拥枪的人总是有应对办法的,所有控枪而非禁枪政策都是防君子而不防小人。

image.png

△参加全国关注枪支暴力日示威的美国群众。(图片来源:国会山报)

  枪支暴力泛滥为何无解

  美国的枪支泛滥问题,是一个典型的体制案例。宪法的修订、国会的立法、法院的释法、中央和地方的分权、游说和利益组织的干预,几乎美国政治中各种的灰暗面,都在枪支问题上有所体现。想要解决美国枪支暴力问题,需要的恐怕不是对某条法律的修修补补,而是彻底改革弊病丛生的三权分立代议联邦制体系,但这在今天的美国是完全不可能实现的,所以只能听之任之。

  现在,美国人已经对大规模枪支事件彻底麻木了,今年以来,造成三人以上伤亡的大规模枪击事件,已经发生了近250起。枪支管理,已经同其他因为美国体制原因而无法解决的顽疾一样,沦为政客们用来互相攻击的工具。吵得越欢,能妥善解决的手段越少,枪支暴力还会继续持续下去。毕竟,议员们居住生活在治安良好的富人区,杀人的枪响,离他们还遥远。(特约撰稿 景肇)


更多精彩资讯,欢迎关注中企媒资网 www.zqmzw.com
分享到:
恒大许家印:全面认真做好疫情防控的情况下,可以大胆复工复产
恒大许家印:全面认真做好疫情防控的情况下,可以大胆复工复产

新华网北京5月21日电(李函林)5月21日,正在北京参加全国两会的全国政协常委、恒大集团董事局主席许家印接受了新华网记者的独家采访,就统筹做好疫情防控和复工复产工作介绍了恒大的相关情况。

董明珠:混改后对股民合法权益的维护不变
董明珠:混改后对股民合法权益的维护不变

格力电器董事长兼总裁董明珠接受采访时表示,混改后格力电器将聚焦消费和工业两大板块。同时,格力电器会坚持“三不变”——对社会诚信不改变,对员工培育不改变,对股民合法利益的维护不改变。

黄峥: 80后财富新贵布局下一个战场
黄峥: 80后财富新贵布局下一个战场

胡润用这样一句话来描述这位新贵:“拼多多黄峥成为首位进入前十的白手起家80后,财富一天涨一亿元,过去一年涨了400亿元,以1350亿元位列第七。”财富在一年内暴涨400亿元,这一数值比位居榜首的马云(去年财富增加50亿元)还要高出7倍。